3·15曝光之后:已有大量投资者离开天通银平台

2016-04-13 13:5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网友阅读

中国经济网贵金属频道3月19日讯( 记者张海蛟华青剑)央视3·15晚会揭露了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天交所)的会员单位天津利安达、黄金之星等公司恶意操作行情,与代理商一起赚客户亏损的“头寸”。业内人士称,“天交所董事长池锐在新年会员大会上只谈扩展市场,对会员单位和代理商的乱象却只字不提,有不作为的嫌疑。”

内蒙的辛女士在天交所会员单位天津利安达炒天通银(天交所的白银投资产品),辛女士说“开户公司说替她操作,可自己投入的20万,几天的时间就荡然无存,辛苦多年攒下的家底,一下子就倾家荡产。”

天交所某会员单位客户经理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央视3·15曝光天交所以后,目前约有80%的客户提取了天通银账户资金,有的持币观望,有的表示将退出天交所这个市场。”

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天交所是做市商模式,就是客户跟天交所做对手盘,客户赚了钱,那么天交所就要亏钱。”

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向天交所寄发采访函,截止发稿未收到对方答复。

天交所会员操纵行情赚取头寸 天通银频现恶意炒单

据央视网报道,深圳的申女士在2011年成为天交所的会员单位黄金之星的代理商,她发现,她所有的客户投资天通银竟然没有一个人是赚钱的。申女士说:“我统计了29个客户吧,没有一个是赚钱的,累计亏损430多万。”

在对这些客户的交易记录进行了仔细分析后,申女士发现了很多蹊跷之处。——出不了单也进不了单,有赚钱的机会了就操作不了。申女士不明白,为什么当客户有机会赚钱的时候,交易软件总会出现一些异常情况?

除了手续费,代理商的另一部分竟然是来自于客户的亏损!业内把这种亏损叫“头寸”。跟手续费不同的是,客户的所有亏损交易所并不截留,而是全部返还给会员,最终由会员和代理商按协商好的比例分成。

客户亏的钱真的会落到会员和代理商的口袋里吗?在一些贵金属交易所的会员那里,这个说法得到了印证。头寸就是说客户亏损,你五成头寸,是客户亏了100万,你拿50万的头寸。“我们一般起步的话,都是手续费加头寸。”

“天交所的另一家会员单位天津利安达公司对外是65%起步,75封。”一个贵金属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天津利安达工作人员称。“专门会有人做风控,有可能会让他买进不了,或者卖出不了时候的,就那么几分钟甚至几十秒,它直接卡一下就可以了,它波动都很大知道嘛。”

说起风控,这位工作人员显得特别神秘。利安达说:“这个风控总公司统一做,但是会提醒你们,后续怎么操作,那个只有我们总司的,技术人员跟你们老板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不参与的,就是这个后台还是可以控制的是吧,对。”

长沙华唐技术有限公司也是一家给各个贵金属交易平台提供交易软件的公司。公司负责人告诉央视记者,他们的软件不仅能实现后台控制甚至还能手动篡改客户下单的价格。负责人说:“现在是多少点,他一下进去以后,直接给他提到3969是不是,然后你要确认同意,他们那紧接着就会波动到3969,你看,他不会看出来吧,大盘我改了,你别波动一百个点就行了,你波动三五个点他还怎么说。”

业内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央视3·15曝光天交所会员单位操纵行情,赚取客户赔钱“头寸”的黑幕后,已有大量投资者离开了天通银平台,现在天通银成交其实有很多虚拟单。”

由于天交所对于会员单位缺少监管,代理商为扩大利益,替客户炒单和利用软件操纵行情赚取客户亏损的“头寸”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一位天通银的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天通银的代理商打着高收益,免费喊单的口号招揽客户,建立QQ投资群实时喊单指导客户操盘,但多数人跟着代理商做盘结果大多赔的很惨。”

“天交所的代理商经常给出开仓指令后,很快变更,让客户平掉仓位,重新开仓,只说是指令错了,其实是为了赚取手续费。”天通银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业内人士称天通银为对赌游戏池锐直言压力大

其实早在2012年5月,天交所就发布通告开出其产品“天通金”因违规停止交易,但天通银得以保留。

业内人士称,“今年央视315对天交所会员单位违法行为的曝光,引发了投资者对天通银的极大不满,天通银未来能否继续运营是一个问号。”

今年1月份,天交所董事长池锐在会员大会上直言,各类省市级贵金属交易场所众多,同质化竞争激烈,津贵所未来发展面临较大的挑战。

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天交所这种小型交易所为了和上期所这类大型交易所竞争,会以更"优"的制度吸引客户,最常用的就是延长交易时间。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让本来就小的成交量更分散,盘口挂单可能很稀疏甚至没有挂单,这时它就有必要引用做市商来增加流动性。业内人士说。

做市商付给交易所的会员费很高,相对应的,做市商的权限也很大,大部分交易指令都在做市商内部对冲了。”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天交所的天通银为做市商交易模式,天交所通过出售会员牌照和交易手续费盈利,其会员单位为了获得更多客户,可以自由发展代理商。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天交所部分的会员单位和下级代理商的注册资金只有几十万元,即使投资者起诉使其破产清算,依然无法弥补投资者的损失。

天交所的做市商模式与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撮合交易不同,客户的对手盘是天交所的会员单位,投资者相当于和天交所的会员单位进行对赌游戏,如果客户赚钱,会员单位就赔了。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良运期货王伟民指出“这些交易所和会员的盈利模式,就已经注定了他们在开展经纪业务和实际交易的过程中,必然充满了为了钱而产生的违规甚至违法的行为。”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客户的下单指令下到天交所的做市商,有些指令并没有再往交易所发送,而是直接和做市商的虚拟对手单撮合成交,在交易中大部分客户是亏钱的,所以做市商一般会盈利。”

如果客户能稳定盈利,有些不正规的做市商会限制客户盈利部分出金,就是大家常说的"黑盘"风险。”业内人士称。

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只是受地方政府授权和监管,并没有统一的条文,出现问题后投资者投诉无门。”。

“‘70倍的高收益,两天净赚10万元’这种诱人宣传,对于普通散户来说根本不可能赚到,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普通投资者不建议投资天通银这种高杠杆的金融产品。”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