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白银者一天心态:早上希望、晚上失望到、凌晨绝望

2016-04-13 15:39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转载 网友阅读

□本报记者 官平 徐金忠

地方交易所乱象再起,违规经营现象死灰复燃。经过几番整顿,地方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尤有泛滥之势。

类期货平台,高杠杆,高风险,24小时交易……一些地方交易场所仍顶风作案。多年来,一些违规操作的交易场所在利益驱动下“整不死”“更疯狂”,背后更暴露了地方保护、交易场所设立门槛低,以及相关部门监管盲区、惩罚机制缺位等行业深层次问题。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新一轮交易场所清理整顿或已经启动。

堵不如疏。由于在管理和归属上处于模糊地带,目前国内的大宗商品场外市场受到的质疑颇多,业内人士表示,利用场内商品交易所有效与场外现货交易平台进行对接,利用场内良好的监管体系引导场外市场向良性发展。

疯狂的“黑平台”背后

“最近老有炒白银的给打电话,号码千变万化,想拉黑都没办法。”浦东一位白领吐槽引发了办公室里其他同事的“共鸣”——频频遭到一些“抄白银、抄黄金”的交易平台的推销电话骚扰。

今年初,曾经致力于做最安全交易平台的某贵金属公司突然宣布停业。央视3·15晚会上再次曝光了处处设陷阱,利用夸大宣传欺骗投资者的现货白银投资平台。6月,又曝出大智慧[1.88% 资金 研报]民泰(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迷局,以及东亚银行[-2.16%]下属公司被投资者质疑操纵伦敦金黑盘等消息。

近期,上市公司大智慧正因拟转让的孙公司民泰(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民泰贵金属)遭遇投资者的维权。部分维权者称,大智慧通过其炒股软件等形式获取投资者联系方式,诱导其进入民泰贵金属炒白银,随后投资者被民泰贵金属等各方“设局”,投资产生巨额亏损。

据在上海大智慧总部维权的王女士介绍,自己以前只做股票,去年七、八月份看到了民泰贵金属的电视广告就以短信的形式咨询了投资白银现货的相关情况,随后则是公司方面不断的电话营销,称民泰贵金属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天贵所)会员单位,资质有保障,对方同时承诺高收益并极力推荐王女士在民泰贵金属开户“炒白银”。

次月,王女士投资13万元开户,在开户当天赚了8000元后,随后便开始不断亏损,13万元很快就亏完。至此,民泰贵金属的业务员再次联系王女士,称民泰贵金属70%股权已经被上市公司大智慧收购,公司方面将为王女士安排核心分析师,定时定点给王女士指导交易,帮她在白银现货交易中翻本。

翻本心切的王女士随即以各种方式筹措100万元再次进入市场,在民泰贵金属安排的老师指导下,她开始重仓甚至满仓操作,曾经一夜之间就巨亏40多万元,而其中基本没有赚钱的情况。到今年1月初,王女士已经亏损80多万元,在白银现货市场上越陷越深。

随即,在业务人员的引导下,王女士以向朋友高息借款等方式筹集30万元再次投资白银现货,已经以大智慧员工名义接触王女士的业务员当时提出更换投资指导老师,并口头承诺在春节前帮忙翻本。

而事实上,王女士随后仍是一亏再亏,半年的“炒白银”让她亏损100多万元。她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是“早上是希望,晚上是失望,到凌晨则是绝望”。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采访了解过程中,与王女士有相似经历的投资者不在少数。

调查发现,目前国内白银等贵金属现货交易市场混乱,投资者容易真假难辨。此外,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虚假宣传,承诺保本;喊单有陷阱,不把风险控制传递给客户,相反进行损害客户的行为;代客操作,比如高频交易,刷空客户资金;操纵交易软件,捏造虚假行情,虚假价格走势图表等乱象丛生,投资者大多“小赚大亏”,或是血本无归。

违规平台死灰复燃

据相关机构不完全统计,2007年的不足200家,到2012年超过900家,再经2013年清理整顿,目前活跃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回落至不足100家。

2002年至2012年,借助大宗商品的“黄金十年”,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经历了一次快速发展期。以渤海商品交易所、寿光蔬菜交易所、广西糖网、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为代表的年交易量过万亿元的知名交易市场就有十余家;以天津、宁波、无锡为代表的地域集群式交易市场和以有色、钢铁为代表的行业集群式交易市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交易品种大到煤炭铁矿石,小到兔毛、金银花,近千种品种几乎涵盖了国民经济的方方面面。

快速发展也让整个现货电子交易市场乱象丛生。据生意社首席分析师刘心田介绍,近些年关于交易市场的投诉与日俱增,虚假宣传、欺诈交易、恶意炒作、卷款潜逃等层出不穷;“蒜你狠”、“姜你军”等价格失控事件背后都有交易市场的身影;更有肆无忌惮的电子盘与实体产业零挂钩,空手套白狼地推出“准期货”、“类期货”模式。

实际上,国家于2011年、2012年相继出台38号文、37号文,严令禁止各种投机形式的中远期交易,已经对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规范治理。2012年下半年,多数电子交易市场偃旗息鼓,一些拟建、筹建的项目也被取消或暂停,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结束“野蛮生长”。

不过,乱象并未停止。今年1月,曾经致力于做最安全交易平台的北京某贵金属公司突然宣布停业。停业前该公司已出现异常轨迹,如交易不能正常进行,遭遇多名投资者起诉,且不少法院已将其网上预订买卖模式认定为非法的期货交易。

今年3·15晚会上,央视曝光部分白银投资实际已经变成一场对赌游戏,交易所、会员、代理商层层设陷阱,利用夸大宣传欺骗投资者的同时,又用高额回扣发展代理网络,吸引投资者投入大量金钱进行现货白银投资理财。

种种迹象表明,一些违规的地方现货交易平台并未真正销声匿迹,死灰复燃的“生命力”令市场愕然。

对此,原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ME Group)产品战略部总监、芝华商业数据CEO黄劲文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现货交易场所的风险主要在于监管有盲区。中国一直没有期货法,现货交易场所更是存在监管“真空”。交易所自身风控不严格而且有缺陷;再加上利润丰厚,有的交易所为了利润容易铤而走险;不排除通过各种手段提高杠杆比率。

此外,地方政府争夺贸易中心和物流中心催生了各类现货电子平台的泛滥。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程小勇指出,地方现货平台风险有几个:过度杠杆变成类期货的交易,又缺乏风险管理制度;交易保证金无法保障安全,不像期货保证金是第三方监管;现货平台可能存在对赌的风险,大庄家操纵市场。现货交易平台大多数照搬期货的相关交易制度,保证金比例普遍低于20%,但多数没有引进期货交易所的风险管理制度。

“现货交易平台,或者金银交易平台死灰复燃主要是目前中国居民理财需求强烈。”程小勇说,但是由于理财渠道很少,特别是贵金属投资方面,上海黄金交易所收费较高,而期货投资又相对专业,再加上地方政府盲目发展金融中心或者贸易中心导致的隐性包庇。

探索走活场内场外“一盘棋”

长期以来,监管主体不明、法律规范缺失是制约我国大宗商品场外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

不可否认,场外市场需求是巨大的。对于如何改善国内现货交易场所的现状,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场外市场和场内市场之间存在着多方面的联动,可以有效利用目前已经较为规范的场内交易监管机制来引导场外市场发展。

但据了解,从我国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与期货市场的联系看,目前二者基本处于分隔状态。尽管我国各类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上交易的合约大多有着较强的标准化特征,但这些品种及合约缺乏一个有效的连通机制,无法升级进入期货市场。

一位期货公司高管表示,商品市场实施内外对接,可以实现全球商品市场价格统一,更能实现合理定价,实现商品贸易互通有无,为国内外贸易商、生产商和消费商提供更好的交易平台,对接方式可以通过期货市场、现货交易平台和场外市场等。

对此,黄劲文表示,场内外对接实际上可以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提高贸易等经营效率;跟期货市场形成比较好的互补。因为商品期货市场具备价格发现和规避风险的功能,实际现货交割的贸易量相对于现货市场来说并不大,所以需要现货交易所这种类似的平台互补。

“监管不应当是一刀切。”黄劲文说,据他了解,要求现货交易进行中央清算是最核心的风控手段,美国正在做。

另一方面,大宗商品场外市场弥补了期货市场品种覆盖不全的缺陷。同时,通过多元化的合约交易,大宗商品场外市场还可以为期货市场培育交易品种和投资者,完善期货市场品种结构及投资者结构,进而促进期货市场功能发挥。

统计数据显示,期货市场交易量是整个场外衍生品市场的10%,全球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也差不多是场外衍生品市场名义规模的10%。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微博]此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为OTC市场提供结算服务,肯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胡俞越提出,期货交易所是不是也可以放下身段,主动“接地气”?例如,一些业务如仓单互换,结算服务方面,参股大宗商品的电子交易市场。期货公司的现货子公司,也可以成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会员,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股东。

业内人士指出,大宗商品场外市场利用期货市场的清算平台进行清算,不仅可以有效提升结算效率、降低交易风险,进一步促进场外市场的稳定运行及平稳发展,而且能够实现期货市场与场外市场相互促进、协同发展

相关新闻